魔力小说网 www.mlxs.cc,悲伤逆流成河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黑暗源泉

    文/郭敬明

    01

    顾森西日记:

    窗外下雨了。

    我不太喜欢下雨的日子。shi淋淋的感觉像穿着没有晾干的衣服。

    其实你离开也并没有过去很久的时间。

    但关于你的好多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按道理来说,我不应该忘记你,也不太可能忘记你。对于一般人来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应该会在心里留下一辈子都不会消失的痕迹吧。

    可是真的好多事情,就那样渐渐地消失在了我的脑海深处。只剩下一层白蒙蒙的膜,浅浅地包裹着我日渐僵硬的大脑。让我偶尔可以回忆起零星半点。

    今天生物课上,老师讲起来生物本能,我才了解了为什么,我可以这样迅速地忘记你。

    老师说,任何的生物,都有一种趋利避害的本能,会自然选择让自己不受伤的环境,自然选择让自己舒服的环境,自然选择让自己活下去的环境。

    比如水里的草履虫,会迅速地从盐水里游向淡水,比如羚羊,会在枯季里飞快地从戈壁往依然有灌木生长的草原迁徙,比如人被针扎到,会迅速地在感受到疼痛之前就飞快地把手抽回,比如我,逼自己不要再去想起你。

    因为我每次想到你的时候,就觉得痛苦得不得了。

    所以每一个生命都是在顽强地保护着自己吧。

    但那又是为什么,你们统统都选择了去死呢?

    在最应该保护自己的时候,你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放弃。不仅仅只是放弃了你们自己,而是连带着这个均匀呼吸着的世界,一起放弃了。

    02

    日子慢慢接近夏季。

    上海的天空就很早地亮起来。六点多的时候,窗外的阳光已经非常明显。记忆里五点就已经彻底亮透的清晨,应该再过些时日就会到来。

    顾森西坐在桌子边上吃早餐。

    母亲依然在顾森湘平时习惯坐的那个座位上放了一碗粥。

    顾森西看了看那个冒着热气的碗,没说什么,低下头朝嘴里呼呼地扒着饭。

    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小,只能隐约地听见里面在播报最近的股市行情以及房价变动。森西妈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目光呆呆地盯在电视与沙发之间的某一处。也不知道在看什么。隔一段时间会从胸腔深处发出一声剧烈但是非常沉闷的叹气声。

    其实听上去更像是拉长了声音在哭。

    顾森西装作没有看到,继续吃饭。

    风卷动着灰色的云从窗外海浪一样地翻滚而过。可能是窗户关太紧的关系,整个翻滚沸腾着气流的蓝天,听上去格外地寂静。

    像把耳朵浸泡在水里。这是顾森湘自杀后的第二十八天。

    03

    钟源走进教室之后,就发现自己的椅子倒在座位上。

    钟源环顾了一下周围,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旁边的秦佩佩趴在桌子上,探出身子和前面的女生聊天,好像是在说昨天看完了花样少年少女,里面的吴尊真的是啊啊啊啊啊啊。

    似乎没有人看到自己的椅子倒在地上。所以理所当然,也没有人会对这件事情负责。钟源咬了咬牙,把椅子扶起来,刚要坐下去,就看见两个清晰的脚印。女生36码的球鞋印。

    钟源没说什么,把椅子往地上用力地一放。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的秦佩佩在看见椅子上清晰的脚印后,就“啊”了一声,然后赶紧从抽屉里掏出一块雪白的毛巾递过来,“呐,擦一下吧。也不知道是谁,真讨厌。”钟源看着她手里那张白得几乎一尘不染的毛巾,然后抬起头看到周围男生眼睛里熊熊燃烧的亮光,心里一阵恶心。抬起袖子朝脚印抹过去。留下秦佩佩尴尬的笑脸。

    顾森西上学的第一天早晨。

    坐在他前面的两个女生发生的事情。

    有一朵细小的蘑菇云在心脏的旷野上爆炸开来。遥远的地平线上升起的寂静的蘑菇云。在夕阳的暖黄色下被映照得绚烂。无声无息地爆炸在遥远的地方。似曾相识的感觉像是河流堤坝被蚂蚁蛀出了一个洞,四下扩张的裂纹,像是闪电一样噼啪蔓延。

    一定在什么地方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一定在什么时候出现过同样的表情。

    04

    “他的白衬衣真干净,比班上男生干净多了。”

    “你有发现他把领子立起来了吗?校服这样穿也可以的哦。”

    “他到底有没有染头发?阳光下看起来有点红呢。”

    “他好像不爱讲话,从早上到现在没有说过一句话呢。”

    处于话题中心的顾森西突然抬起头来,拍了拍坐在他前面的钟源的肩膀,“喂,可以告诉我学校的食堂在哪儿吗?”

    钟源闭上眼睛,感觉像是被人塞了颗定时炸弹在肚子里。她最后还是转过头来对顾森西说:“第二教学楼背后。”钟源不用看,也知道周围的女生此刻都把目光锁定在她的身上。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嗯,知道了,谢谢。我叫顾森西。”

    钟源转过身去,低头整理抽屉,再也没有搭话。

    顾森西摸摸头,耸耸肩膀,也没在意。

    倒是旁边的秦佩佩转过身来,笑容灿烂地说:“中午一起吃饭吧,我带你去,我叫秦佩佩。”

    “哦,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就行。”顾森西笑了笑,然后起身走出了教室。

    秦佩佩的笑容僵死在脸上,这是无论顾森西的笑容有多么帅气迷人,也无法挽救的事实。

    钟源忍不住微微侧过头,结果正好对上秦佩佩看向自己的目光。

    也无所谓。

    又不是第一次。

    05

    放学之后已经是傍晚了。

    火烧云从天边翻腾起来,顺着操场外围的一圈新绿色的树冠,慢慢地爬上头顶的天空。也不知道那片稀薄的天空被烧光之后会露出什么来。夏天里感觉日渐高远稀薄的蓝天。

    刮了整整一天的风终于停了下来。

    只剩下一个被火光烧亮的天空。

    顾森西推着车慢慢地从操场边上的小路走过。

    操场上十几个男生在踢球。

    新的学校有更大更好的球场,有专业的室内游泳池和跳水台。有四个网球场,还有一个是红土的。有比之前学校更高的升学率和更激烈的竞争。有更强大的文科基地所以也有更多漂亮的女生。然后在接下来的安静的时刻,摇晃成一棵巨大的灌木。有绵延不绝的高大的常年绿色的香樟,而不是以前学校的每到秋天就会变成光秃秃的就是没有办法融入这个新的环境里。哪怕穿着一模一样的校服,也会觉得有种微妙的枝桠的法国梧桐。介质,把自己包裹起来,隔绝在周围所有人之外。有超过五千的巨大的学生数量,如果要全校开会的话,整个操场都是黑压压的人。

    顾森西走出校门的时候,看见推着车从自己身边走过的钟源。自行车轮胎应该是被放可是这些很多很多的东西,顾森西都觉得和自己没有关系。光了气,扁扁地压.在地上。那种孤单的感觉,会在每一个嘈杂的瞬间从胸腔里破土而出。“怎么了?”顾森西从背后招呼了下钟源。

    钟源回过头来,看见顾森西盯着自己扁扁的轮胎,明白他指的是自己的车。不过钟源也没说什么,摇摇头,“没什么。”然后就转身推着车走了。顾森西站在原地愣了会儿,然后跨上单车回家。

    像是与自己没有关系的世界。每个人都像是存活在子.宫中的胎儿一样与这个世界保持着同步胎动的联系。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有一天切断脐带,抽空羊水,剥离一切与子.宫维系的介质,那么,我们都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安静而庞大的,与自己没有关系的世界。

    06

    顾森西推门推不动,然后又敲了好几下门,依然没有动静。于是顾森西只好把书包放下来,在里面翻了很久找出钥匙,打开门。母亲坐在饭桌边上,也没有吃饭,盯着电视发呆,父亲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顾森西很难不去联想如果回来的人是顾森湘的话,那么从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时,母亲就会搓着手迎接在门口了。当然他不会去和已经去世的姐姐比较这种东西。所以他也没说什么,把钥匙放进书包里,换了鞋走进去。父亲听见开门声,把报纸放下来,从老花眼镜上面把目光投到顾森西身上,“哦,森西回家啦,那吃饭吧。”

    顾森西旁边的位子依然空着,那个位置上也摆了一副碗筷,甚至还盛上了米饭。顾森西装作没有看见,一边埋头吃饭,一边不时晃一眼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是关于战争新型武器的研发和限制,所有男生都会感兴趣的话题。

    顾森西吃完一碗米饭,因为眼睛舍不得离开电视,于是就顺手把旁边那碗摆在姐姐座位面前的那碗米饭拿了来。

    “你干什么!”一直坐在旁边本来一语不发的母亲突然像是回过魂来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顾森西。

    “吃饭啊。”顾森西淡淡地回了她一句,目光粘在电视机上也没有挪开。

    “你给我放回去!”母亲突然拔高的音调把顾森西吓了一跳,但随即也在他心里撒下了一大把图钉一样的厌恶感。

    “你放在这里也没人吃,最后不也是倒掉吗?”顾森西忍不住顶了回去。

    “我就是倒掉也不要被别人吃掉!”

    “你倒掉了也是被老鼠吃!”

    “你这个混账东西!”母亲抄起放在菜盘里的调羹朝顾森西用力地砸过去,顾森西偏头躲开了,但是头发上还是被甩上了一大团油腻。

    顾森西蹭地把椅子朝后面一踢,站起来,说:“是不是我也去死了,你就高兴了,你就满意了”

    话没有说完,就被旁边父亲甩过来的一个响亮的耳光给打断了。

    07

    顾森西日记: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在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三个时态里,一定都会愿意活在过去。

    现在的种种痛苦,和未来不知道会经历的什么样的痛苦,都触动着我们的本能。启动生物趋利避害的系统,让我们不愿意活在当下,也不愿意去期待未来。

    而过去的种种,也在生物趋利避害的系统下,被日益美化了。忘记了所有的痛苦,只留下美好的记忆让人们瞻仰。

    所以,所有的过去都带着一张美好得近乎虚假的面容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让我们像是被茧包裹的幼虫一样,心甘情愿地活在过去虚构的容器里。

    我也可以理解爸爸妈妈对你的怀念。

    因为我也很想你。姐姐。

    08

    新学校的校服是白颜色。有好处。也有很多坏处。

    好处是可以让女孩子显得更纯净可爱,让男孩子显得更挺拔更王子,前提是穿校服的人都是帅哥美女。

    坏处就是,对于个人卫生不讲究的人来说,那是一场彻底的噩梦。

    但是有时候,哪怕很讲究个人卫生的人,也会遇见各种问题。

    钟源上完体育课后跑回教室,刚刚在座位上坐下来,屁.股上就感觉到一阵shi润的凉意。第一个反应是“糟糕,怎么这个时候来了”,等发现潮shi感是从外面渗透进来的时候,钟源站起来,转身看了看椅子上,一滩红色的墨水,不过大部分已经被白色的裙子吸掉了。剩下薄薄的一层残留的墨水印子,清晰地留在椅子上面。

    钟源回过头,看见自己裙子后面,一大块红色的印迹,眼泪刷地一下冲出了眼眶。

    已经是上课的时间了,所以女生厕所里没有任何人。钟源把裙子脱下来,光着腿,只穿着内.裤站在洗手池边上,把裙子放在里面洗。四下安一片安静,有水龙头滴水的声音,啪嗒啪嗒地响在地面上。

    红色墨水里被人很有心机地加进了一些黑墨,看上去是一种非常容易让人产生不好联

    想的暗红色。钟源一边洗,一边抬起手擦脸上的泪水。中途一个女生突然闯进来,看见几乎光着下半身的钟源站在洗手池边,水槽里一滩暗红色,这样另类的画面让那个女生飞快地转身离开了厕所。钟源关上水龙头。一直抿紧的嘴唇松开来。滚.烫的眼泪模糊了视线。

    周围非常地安静,可以听见剩余的水滴从水龙头口滴进水槽的滴答声。

    还有窗户外隐约的气流声。

    09

    钟源重新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上课十分钟了。不过她也没有喊报告,直接走进了教室。正在上课的物理老师刚想叫住这个目空一切的女生的时候,钟源正好走过了讲台,朝下面自己的座位走去。转过来的背影,一滩依然没有洗掉的红色,和shi淋淋还在滴水的裙子,让老师闭上了想要训斥的口。

    钟源在座位上坐下来,旁边的秦佩佩悄悄地从桌子底下递过来一包卫生巾。

    钟源盯着她看了半分钟,然后抬起手把秦佩佩的手打开,因为很用力,所有人都听得到很响的“啪”的一声。

    “你干吗啊?”秦佩佩委屈的声音。

    “我也想问你,你,干,吗?”钟源擦了擦脸上半干的泪水,平静地转过头,看着秦佩佩。

    10

    放学的时候钟源把裙子的背面转向了前面,然后拿了一本很大的教科书挡着那团红色的印迹。顾森西骑车从后面远远地看到她,于是用力蹬了几下赶上去。“怎么没有骑车?”

    “车坏了。”回过头来看清楚是顾森西之后,钟源低着头淡淡地说着。顾森西没说话,陪着女生走了一会儿之后,突然问:“她们老欺负你?”

    “别乱说,没有的事。”钟源抬起头,望向身旁的顾森西。

    夕阳下面,钟源的脸庞看起来无限地透明,带着一种悲伤的神色,在记忆里缓慢地复活着。

    顾森西被突如其来的熟悉感震撼了胸腔,“上来吧,我载你。”

    钟源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样讲,对于一个刚刚转到班级里的男生来说。

    “上来吧,你这样走路多难看。”顾森西把身子朝前挪了挪,拍了拍后座。

    钟源低头想了会儿,然后侧身坐了上去。

    就像所有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在快要出校门的时候,碰见了迎面走过来的秦佩佩。

    看见顾森西的时候,秦佩佩就笑容灿烂地打招呼。直到走近了,看见坐在顾森西后座低着头的钟源时,秦佩佩的笑容明显地变得更加灿烂,“哎呀,顾森西你不能偏心哦,下次我也要坐。”

    钟源从车上跳了下来,飞快地朝前面跑了。顾森西稳住因为她突然跳车而摇晃不停的单车后,连着在后面喊了好几声“钟源”,也没有回应。

    顾森西把头转过来,看了秦佩佩一会儿,然后说:“你知道吗?我认识的一个女生特别像你。”

    秦佩佩抬起头,熟悉的花朵一样的笑容,“真的吗?是你以前好朋友还是女朋友啊?嘻嘻。”

    顾森西摇了摇头,“不是,是我特别讨厌的一个女生。”

    11

    空调开得很足,顾森西洗完澡后光着上身在房间里呆了会儿,就觉得冷了。起身将空调关掉。低头拿遥控器的时候,看见玻璃窗上凝结的一颗一颗的水滴。

    走回写字台前拧亮台灯,顾森西翻开一本白色的日记本。

    这是易遥自杀后一个星期,邮局送来的。顾森西拆开包裹,看见第一页右下角“易遥”两个字的时候,突然滴出眼眶的眼泪把邮递员吓了一跳。

    顾森西看到了一半了,这应该是易遥好多本日记本中的一本。

    翻开的这一页上,写着:

    “今天有个男生给了我一百块钱,我知道他想干什么。应该又是唐小米在背后说我,她什么时候可以不要这么恶心了呢,我快受不了了。

    “但是那个男孩子帮我拣了水池里的书包,那么冷的天,看见他光脚踩进水池里,我也觉得很过意不去。本来想对他说声谢谢的,但是一想起他之前给我一百块,把我当作妓.女,我就什么都不想再说了。

    “或者他帮我捞书包,也是为了让我和他上床呢。谁知道。”

    顾森西揉了揉发红的眼眶。其实也就是上一个冬天的事情。却想起来那么遥远。遥远到像是从此时到彼时的路途里,每天与每天之间,都插进了一张磨砂玻璃,两百张磨砂玻璃背后的事情,看上去就是一整个冬天也无法散尽的大雾。

    12

    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黑暗。浓郁的树荫。月球的背面。大厦与大厦之间的罅隙。还没亮透的清晨弄堂。突然暗下去的手机的屏幕。深夜里被按掉开关的电视。突然拉灭的灯。以及人心的深处。

    无数的蕴藏黑暗的场所。无数喷涌着黑暗的源泉。它们滋养着无穷无尽的不可名状的情绪,像是暴风一样席卷着每一个小小的世界。

    13

    如果说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像是青春期女生之间的小打小闹,那么今天早上发生在班上的事情,就远远不能用这样的定义来形容。至少惊动了学校教务处。早上一开门,就看见黑板上贴满了无数的打印图片,而图片的内容竟然是班内的一个女生的裸照。对于这样的事情,学校的系统不会视而不见。无论是男生女生,都难以掩饰眼睛里兴奋而期待的神色。除了画面上的主角钟源。还有坐在钟源身后一言不发的新转校生顾森西。

    画面的内容明显是有人把钟源的头电脑合成到了一个日本av女优的身上,但是因为技术太好或者说刚好适合的关系,看上去,就像是钟源本人一样。最早到教室的几个男生甚至撕下好几张放进了自己的书包。大多数人都看到了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不多了。等到钟源进到教室的时候,她先是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女生是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男生的眼光就变得更加复杂和含义深刻。

    等到钟源满脸疑惑地回过头看向黑板的时候,整个教室变得鸦雀无声。就是在那个安静的时刻,顾森西推开门走进教室,看见在众人安静的目光里,一个人红着眼眶咬着下嘴唇,一边撕黑板上的贴纸的钟源。

    钟源撕完了所有剩下的打印纸,然后红着眼眶走回到座位上。她坐下来之后,一直低着头,肩膀因为愤怒而抖动着。“秦佩佩,把你的红墨水给我用一下!”

    突然回过头来的钟源,把正在发短信的秦佩佩吓了一跳。“我哪有什么红墨水”秦佩佩小声地回过话。“你抽屉里那瓶啊!用掉一大半的那瓶!”钟源突然声嘶力竭地吼过去。

    教室里安静一片。过了很久,秦佩佩才慢慢地对钟源平静地说:“你不说我还想问呢,不知道是谁,把一瓶用过的红墨水放进我抽屉来的。”

    14

    课间操的时候钟源被叫到了学校教务处问话。顾森西看着排好的队伍里空出来的那个位置,心里就像是初夏上海的台风天气一样,无数卷动的气流,让所有的情绪都变得难以稳定。前面几个男生依然在讨论着那些合成出来的电脑图片。零星可以听到一些很猥琐的想法。顾森西捏紧了拳头,感觉血管突突地跳动在太阳穴上。

    15

    放学之后人走得很快。

    男生蜂拥着朝球场和网吧跑,女孩子三三两两地约好了一起去新西宫。

    迅速走空的教室里,钟源趴在桌子上。

    偶尔抽.动的肩膀,在黄昏的模糊光线里也不是十分容易觉察到。

    她旁边的高大的玻璃窗外,是一片绚丽的夕阳。

    过了很久,她站起来,收拾好书包,慢慢走出了教室。

    桌子上是一大片shi漉漉的痕迹。

    站在走廊外的顾森西,在钟源离开了教室之后,重新回到教室里面,窗外是一片浓郁的树木。他从教室后面的清洁室里找出干净的抹布,把钟源shi漉漉的桌子擦干净了。空气里浮动出来的噪点,密密麻麻地覆盖在桌面上。其实是覆盖在了每一张桌面上。但是因为惟独这张覆盖着刚刚擦完的水痕,所以,在一堆桌子里,显得格外特别。就像是所有穿着同样校服的人群里面,孤零零的自己。顾森西站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时间缓慢地流逝。

    16

    真的会有很多,涌动不尽的黑暗的源泉。

    流淌出来的冰凉而漆黑的泉水,慢慢洗涤着所有人的内心。

    17

    顾森西日记:

    不知道为什么,我又突然想起你。我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想起你了。在日记里用“你”这样的字眼,难免会让人觉得这是在写信。可是真的好想写信给你。那天在电视里看到,说是珠穆朗玛峰上的研究站,也可以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