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小说网 www.mlxs.cc,买凄交易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水月楼一共三层,楼后有一条小河经过,而楼内的花销一层高过一层。

    一进酒楼,齐静冉便大手笔的将三楼整个包下,等到店小二将他们所点的瓜果酒菜全部端上桌,他便随手扔给小二点碎银子吩咐没有叫他不得上来打扰,店小二便欢天喜地的当然不会多事。顿时,偌大的三楼里只剩下齐静冉与孟竹影与几盏精致的宫灯。

    牵着她的手,把她带到包厢中,里面居然只有一张比床还大的座榻,酒具果蔬全都摆在榻上的矮凳上,自然地盘腿坐到榻上,齐静冉对孟竹影招招手,见他的态度落落大方,孟竹影也不多加怀疑,随意地坐到他对面。

    房中一股馥郁的酒香味萦绕,开封的二十年陈酿女儿红,光是闻味道便能将人醺醉,将两人的酒杯都斟满,齐静冉说了声:“请。”便不再等孟竹影,将酒杯端到嘴边,自己一口一口地灌起来。

    看齐静冉这副模样,坐在他对面的孟竹影不禁蹙起眉尖,完全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先前还是一副温柔呵护的态度,一会儿他又这么硬邦邦的,连看都不看自己了。

    不满地开口正待询问,却又见到他眉宇间流露出几分凝重,一时间她竟感到有些心痛,到了嘴边的责问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在心中叹了口气,孟竹影将自己的酒杯端起,默默地陪着齐静冉一同喝起闷酒来。

    “空洲夕烟敛,望月秋江里。”酒过三旬,齐静冉心情终于有所放松,他将酒杯举在嘴边,转头望着楼外树梢上的一轮孤月,不由心生感慨。

    猛地再灌下一杯清冽的美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历历沙上人,月中孤渡水。”毫无酒量可言的孟竹影此刻早已喝得满脸红晕,口齿不清地接着齐静冉的下句。

    觉得有些头晕,她转头望着窗下清澈的河水,感受着夜晚的凉风,望着倒映在水中那歪歪斜斜的月亮,一种难以言喻的凄凉寂寥顿时涌上心头,突然想起家中年迈的爹亲,还有那个为自己的任性而奔波劳累的弟弟,一股酸意袭上眼眶。

    “怎么突然就哭了”见到她眼眶红红的模样,齐静冉终于想起今晚约她出来所为何事。

    “我才没有!”

    一阵夜风吹过,感到些许凉意,孟竹影用力摇摇头,她才没有想哭只是眼睛有点酸痛,很想要安慰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傻瓜。”伸手过去揉揉孟竹影的头,齐静冉不免失笑,可视线却停留在她握着酒杯的手上。

    晕黄的烛光下,孟竹影纤细修长的手指莹白透明,指尖彷佛包裹着一层柔和的光线,举手投足间竟有种说不出的韵味。

    “说人家是傻瓜的人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不满地噘起嘴,孟竹影流转的眼光中透出无限生气。

    哼,什么事都闷在心里,这种男人最要不得了!她在心中嘀咕着,下意识地开始玩弄自己的手指。

    “所以齐大哥才是个真正的大大”

    一抬眼,自己的酒杯空了,孟竹影慢条斯理地斟满,然后用鼻子闻闻女儿红醇厚的香味,再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快要溢出来的琥珀色液体,脸上露出娇憨的笑容,满意地喝了一大口。

    看见对面人儿的举动,齐静冉一时间觉得心跳有些加速,他忙举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这才觉得稍稍好些。

    这个小坏蛋,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怎么能用这种动作来引诱一个喝得快没有理智的男人?

    难道她不知道这么做有多危险吗?

    一股强烈到无法忽视的激荡心情盈满了心头,他从来还没有对任何女人产生过这种感觉。想要得到她,不介意对她更好,如果一时见不到她就担心害怕,想到她是不是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受伤就心痛难忍这些都是她害的,所以她必须负责,要用一辈子来负责!

    “阿影,其实这次我是私自离家。”放下酒杯,故意重重叹口气,齐静冉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她脸上所有细微的表情。

    “为什么?”

    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孟竹影自认为对眼前这个男子的了解虽谈不上有多深,却可以肯定他是一个品性高雅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想象他居然跟自己做出同样的事。

    “因为家中逼我娶亲。”一双锐利的眸子盯着孟竹影在听到他说出婚约时,因酒意而泛红的脸色在瞬间转白,齐静冉虽然心痛,却半点都没后悔。

    如果知道这件事会让她那么难受,那就意味着其实竹影是喜欢他的果然他的感觉没有错,一旦确定了这件事,他心情无以复加地雀跃起来。

    万想不到齐静冉竟是因为这个理由而离家,更不知在听到齐静冉被逼婚时,孟竹影万心中陡然窜起的那股不悦是从何而来。她伸出右手拇指与食指轻轻捏在小巧的酒杯边缘,不停地旋转杯身,就连自己的指尖在颤抖都不曾察觉。

    沉默许久,她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挑起眉盯着齐静冉问道:“齐大哥要娶的那家小姐容貌如何?”

    “听说是容颜秀美、端庄贤淑。”无所谓地耸耸肩,他根本不关心那种事,反正在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里就离家了,所以就算对方是个天仙都没用。

    喜欢这种事,果然还是无法勉强的,要跟自己共度一生的人,应该是那种光是存在就能让自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好比眼前的佳人。

    “那你就娶她啊!”见齐静冉笑瞇瞇的回答自己,孟竹影忍不住差点哭出来。气恼的鼓起两腮,用力睁大眼睛,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着转,却倔强的不肯流下来。

    “阿影。”端起酒壶替自己满上一杯,望着倒映在杯中的荧荧烛光,他干脆更恶劣一点“据说那位小姐与我是指腹为婚,知书达理,是一位大家闺秀。”

    “不用跟我说,我不想听!”

    听到齐静冉把那个不知名的小姐夸得天上有地下无,孟竹影腾地站起身,就连不小心把整张矮桌都推翻到地也浑然不顾。

    “阿影真的是这么想的?”

    齐静冉端起酒杯,觉得整个人有些轻飘飘的,他瞇起眼,细细打量在杯中晃动的琥珀色液体,他现在可是开心得很。

    第一次见到竹影的时候,他根本就可以甩手不理,可是当时看着她被吓得几乎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他的心就被狠狠揪了一下,连想都不想就已经出手把她救下。

    当她含着眼泪对自己笑着道谢时,就好像阴霾的天空顿时被阳光照耀得连眼睛都睁不开,那一刻齐静冉就知道自己已经沦陷了。

    所以他立刻作了决定,就算当时还没有完全确定自己对她的喜欢会到多么深的地步,他还是知道自己有多么不想放手,故意不揭穿她的扮装,非要把这个人绑在自己身边,让她也喜欢上自己,只要她对自己有一丁点的好感,齐静冉就有绝对的自信能让她爱上他!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