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小说网 www.mlxs.cc,房东好霸道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每个早晨,戚程军总是把早餐坐好,放在桌上,然后走进曾子伶的房里,以甜蜜的亲吻唤醒她,才肯出门。

    就在戚程军出门没多久,屋外的门铃声接续不断作响,迫使曾子伶不得不从甜蜜里的梦境醒来,就在她走出房门,将大门打开,厄运就降临了,同时打破初降临的幸福。

    曾子伶傻愣的看着一名外表柔弱的女人,与一名高大的男人站在她面前,女的手里还抱着一名女娃,他们是谁?

    “你好,请问戚程军住在这里吗?”女人的语意里有着渴求的着急。

    “程军不在,他晚上才会回来,他”若不是仔细听,她真的会错过这轻柔的嗓音。

    “别以为他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他,小心我拆了他的房子当抵押。”站在女人身后的男人沉声的打断曾子伶的话。

    好可怕啊!对方的气势让曾子伶联想到小时候她打破花瓶,差点被妈妈抓去打**的情景。

    女人难为的扯扯他的衣角“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嘛。”

    “这小子还真敢,竟然把你丢在那间屋子,不闻不问,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跟我解释。”

    “不是这样的,你知道程军很忙,他没有办法同时照顾我和娃娃。”她着急的解释。

    想到这,男人肚里就一把火“没办法同时照顾你跟娃娃,就有办法把你藏起来吗?当时你可是有身孕,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戚程军那个小子赔得起吗?”

    她叹了口气,当初她是为了赌气,才会投奔戚程军,岂料,她却发现她怀孕了,就这样,在戚程军的照顾下,直到娃娃出生。

    “我没补戚程军一枪,算他好运,现在呢?连见他一面都如同登天一样难,她简直把你给忘了。”一想到娃娃到现在还喊戚程军为爸爸,他的心里就不爽。

    “请问你们是”曾子伶怯生生的询问。

    “你又是谁?”男人语意凶狠。

    “我是程军的女朋友。”用膝盖想也知道对方不好惹,何况刚才他还提到枪,想必也是混黑道的。

    “我姓程,我知道你跟戚程军走很近,如果你见到他,务必叫他来见我。”接着,男人从皮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到曾子伶手面前,以命令的语气:“拿着。”

    曾子伶不敢得罪他,听话的接下,看着手上的名片烫得金光闪闪,光是名片上的称呼,她就知道他的来头不小,可以拿钱砸死人的那种大富人家。

    男人推开门,往里头一踏,这一踏足以踏进客厅里,同时将曾子伶逼退至最角落,他揽了一眼屋里的摆设,勉强能接受“真没品味,这种环境也住的辖区,越活越回去了。”

    这番话听在曾子伶的耳里,无疑是一种嘲笑。

    “你跟了他,自己可要小心点,戚程军竟把孕妇丢下不闻不问,真是泯灭良心,最好不要让我逮到,否则我不会让他好过。”男人烙下狠话。

    “你别这么说,这跟程军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当初又不知道我怀孕了。”手里抱着孩子的她觉得他说得太严重了,赶紧扯了扯他的衣角。

    “可是后来他也知道了,他还是把你丢在那,孕妇最需要照顾,你不知道吗?”男人压低音量,就怕吵醒睡在她怀里的孩子。

    原来戚程军是这样的人,曾子伶的心里顿时难受,她怎么老是遇见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难道戚程军先前对她的老都是假象吗?

    想起昨晚,她差点就跟戚程军在沙发上翻云覆雨,真是讽刺,她的前一个男人背叛她的地点就是沙发,难道这就是当第三者的报应?

    “好了啦,别再说了。”

    “在我底下工作,领我的薪水,什么好处我没给他,现在他连你都敢拐。”男人恨恨的握紧拳头,眼瞳迸凶光“现在可好了,孩子生下来,就避不见面了,我只不过要他来见我,把话说清楚,又不是要杀他。”

    程柔柔干脆把手里的孩子丢给他,顺便堵住他的嘴。

    男人一接过孩子,见孩子睡得不安稳,所有的气氛全化为烟散,全心全意的哄着孩子,见孩子又睡的安稳,才放下心。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知道程军过得好不好?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他了,我跟孩子都很想他。”女人婉转的表达。

    “不是要我离开他吗?”曾子伶被面前这个凶恶的男人吓得躲在一旁,怯怯的发问。

    她微愣,彷佛曾子伶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你刚刚说什么?”

    光是气势就矮人一截,如同被逼问似的,曾子伶又害怕往后退一步“你除了想见程军,难道不想要我离开他吗?”

    她这才明白曾子伶误会了,忍住到嘴边的笑意“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就怕越描越黑,干脆她就不解释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曾子伶带着恐惧的眼神,不安的瞄了凶恶的男人,又立即把眼神收回,就怕自己说错话,会招来杀厄“我叫曾子伶。”

    “你别害怕,我们不是坏人,也不会要你离开程军,我跟孩子只是想见他一面罢了。”她充满母爱的抚着睡梦中的孩子“况且,娃娃也想见程军。”

    “她是程军的女儿吗?”曾子伶忍不住的问。

    她不带一丝假意,温柔地笑着“娃娃算是程军的女儿,程军始终不承认,但是娃娃始终喊程军为爸爸。”说道这,她叹息了。

    “他不是。”男人生硬的说着:“娃娃的父亲只有一个,那就是我。”

    她知道他一向很介意此事,便不再提了,只对曾子伶说着:“我看得出来,程军真的很爱你,你是个幸运的女人,如果我莫名强硬要你离开他,程军可是会找我算账的。”

    “他敢!”男人一手拍着孩子的背,让孩子睡的更安稳,同时瞪着曾子伶“如果他敢,我就拿这个女人开刀。”黑白两道,他可不是混假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