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小说网 www.mlxs.cc,牡丹小婢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牡丹姊姊,你人美又聪明,女红好又善厨艺,二少爷一定会疼你入心坎,你不要担心表小姐向夫人要了你之后会是怎生的境遇,二少爷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以为沉默不语的夏牡丹在担心自己的将来,没心眼的惜春净说好话安慰道。

    人吶!傻一点没什么不好,相对地,烦恼也会减少,自得其乐地活得自在。

    不会让人欺负我?她在心底暗自冷笑,自保都来不及的二少爷怎么保得住她。

    “惜春,姊姊一向照顾你是不?你帮姊姊做一件事。”

    “好,牡丹姊姊要我做什么事?”她一口应允,毫不犹豫。

    “你传话给大夫人院子里伺候的小蝉,请她帮我盯着云想表小姐的一举一动,若是她有任何对我有害的念头,赶紧来通报。”知己知彼,方为制敌良策。

    惜春圆脸一皱,有些不明白。“这样不太好吧!感觉像在做坏事。”

    偷偷摸摸地见不得光。

    她笑着拍拍惜春的手。“这是为了姊姊好呀!难道你想要姊姊被赶出府?”

    “不要,不要,姊姊是好人”她摇头摇得凶,像是摇蚌不停的波浪鼓。

    “来,我买了对耳环送你,你戴起来一定很好看。”懂得收买人心的夏牡丹从怀中取出母亲唯一留给自己的遗物,虽心有不舍,此刻也只能将它送人。

    虽然她掩饰得很好,几乎没有破绽,可是手心仍挣扎地轻握一下,微露悲伤,笑得牵强的将缀着小翠玉的耳环放入惜春手中。

    这一情景落入凭栏而立的上官流云眼中,他心口微微一抽,有着难以形容的感受涌上胸腔。

    从遇到牡丹那天起,无论他如何逗弄她抑或存心整她,这小婢始终宠辱不惊,未曾面露难过或因他的另眼相待而喜形于色,可方才她明显不舍那翠玉耳环的样子,不知怎地,那怅然若失的模样竟深深烙印在他脑海中,教他只想抹去她眼中的不舍难过,让她露出开心的笑

    “哇!好漂亮”惜春惊喜地睁大眼,忙着在耳侧比划。

    夏牡丹涩然地再在她手里塞了几枚铜板“给小蝉买凉糕的,记得要给她,要她惨和看总是不好意思,一点小心意让她别推辞。”

    真可悲,她居然又用上自己最不想用的手段,偏偏人心是善变的,唯有银两才是让人受之驱使的最好武器。

    “好,我不会忘的。”惜春只顾着把玩刚收到的礼,嘴巴笑得合不拢。

    “好了,你快回去吧,别让人瞧见你和我走得太近,不然碎嘴的人话一多,说不定表小姐就找上你了。”以惜春的单纯,届时只怕会沦为千金小姐的出气对象,皮肉痛是少不了的。

    一听表小姐会找她麻烦,惜春吓得脸都白了,她飞快地转身离开,一刻也不敢多逗留。

    在她离去后,双肩似有千斤重的夏牡丹抑郁地叹了一口气。

    “做人有那么难吗?我不过要求衣食无缺而己,为何小小的心愿都无法如愿”她再一次迷惘了,重生的意义是要她再受一次苦吗?

    做人不难,难在她肯不肯认命。

    低看头行走的夏牡丹满脑子全是转不开的思虑,她苦思破解之法,眉头轻燮地撑起柳叶眉。

    “牡丹,你别老皱着眉头,本少爷没什么本事,就保你有饭吃、衣服穿得暖、没人三天两头地找你麻烦,让你安然度日。”

    冷不防地,她撞到一物,尚未抬起头看个仔细,带着轻桃的笑语已在头顶扬起,每一字、每一句轻得就像俯在她耳畔低喃。

    蓦地,她的身子僵直,脸色微变地退后三步,眼神不自在的飘移。

    “二少爷好兴致,没上飘香楼找芍药姑娘饮酒作乐?”她一开口净是讽语,管不住自己的舌头。

    “家有牡丹,谁还希罕姿色不如人的芍药,吃味了?我的小可人儿,你在恼我没时时刻刻陪着你是吧。”不改风流的上官流云笑看调戏,可眼底有着小小的不满。

    她离得太远了,彷佛他是毒蛇猛兽,近身不得。

    “牡丹虽好,瞧久了也会生厌,二少爷还是常去眷顾你的百花,别让奴婢绊住你双足。”他最好不在府内,省得相看两相厌。

    一遇到百般戏弄她的上官二少,夏牡丹的平静心房便受到严重考验,每每他无心的一句话,她就如同被踩到尾巴的暴躁小猫,忍不住爪子一伸,做出攻击姿态。

    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反应,从前即使旁人恶意欺凌,她牙一咬也就忍过了,不会当场展现心中的愤怒,当是天将降大任的修心养性。

    可他却是一道刺目的光,不时映照出她内心的阴暗,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露出本性,控制不住潜藏心底的蠢蠢欲动。

    “可我怕你少了我的照拂会枯萎,一朵盛开的牡丹枕若在手上雕零,那就太伤感了。”他不喜欢两人距离如此远,长臂伸直一捞,直到种软的香气扑鼻方为满意。

    被猛地扯进宽胸中,夏牡丹不悦地伸手将两人距离勉强隔开。“二少爷这些日子还没玩够吗?是嫌奴婢被你害不够惨是不是。”

    “啧!啧!真翻脸了呀!我不是说过一切有我吗?你穷操心什么,少爷的用心良苦你怎么体会不到。”他半真半假的说道,教人猜不透话里的真意。

    她很想谦卑地当他是主子,但是哼声早一步逸出口中。“二少爷若真有心,就别再把我扯进你和表小姐之间的浑水,谁都看得出她鱼与熊掌两者都想兼得,嫁给大少爷是确保她日后的当家主母之位,富贵荣华唾手可得。

    “而你是她的私心,就算她得不到你也絶不允许别人得到,不论是我或是别的女人她都一样敌视,视为不拔不可的眼中钉。”

    她不过倒霉地被他撞见,然后顺理成章地成为档在他面前的箭靶,任人乱箭横射。

    “唉”他长吁一声,面色难得地冷肃,但“不呜则己,一呜惊人,我头一回听见你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辛苦你了。”

    “你你朽木难雕佛。”她气得纤指比向他鼻头,只差没插入他双眼。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