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小说网 www.mlxs.cc,费伦的刀客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秋水刀就像一条自由自在的游鱼一般在怪物中间穿行,它的每一次攻击都如同刮痧一般只在怪物的表皮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但造成的战果却出人意料的丰硕。

    原因只在于秋水刀那独特的切割灵魂特性,会对受害者造成远超正常的身体伤害的疼痛。那些被突如其来的痛苦给灌满了所有的思维的倒霉蛋却忘记了它们所身处的环境,它们在猝不及防之下不由自主的放松了对陡坡一般的地面的抓扶,然后它们就像被抛弃的石块一般跌落,岩浆或许将会是它们唯一的归宿。

    也有意志比较坚定的怪物承受住了剧痛的袭扰,它们暂时没有跌落,依然凶狠的扑向威廉和多芙。只可惜,当威廉控制秋水刀对它们进行了连续的刮痧攻击之后,它们终究还是跌下了无尽的斜坡,成为了山坡上不断翻滚的石头。

    并不是所有的怪物都看到了威廉和多芙从传送通道降落的场景,应该说绝大多数都没有看到,它们很好奇那片区域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蠢货玩死亡翻滚和特快跌落,难道有万事皆空会的疯子来焦炎地狱搞事儿来啦?

    在焦炎地狱这地界想要活的长久,最要不得的就是过于旺盛的好奇心。当威廉在多芙惊骇莫名的目光中清空了视线内的所有犯傻的怪物之后,周围终于变得安静了。

    那些幸存的比较有眼色的怪物心惊胆战的看着威廉和多芙这两个不速之客,当然它们的目光更多的时候却是落在了那条围绕着威廉灵动的盘旋的“游鱼”,那柄堪称噩梦一般的通灵战刀上面。

    威廉对着多芙微笑了一下,然后两个人踩着踏踏作响的地面,穿过那些惶恐不安的怪物,向着某个方向攀爬而去。

    路上,多芙低声道:“威廉,你···你的战斗手段真是令我大开眼界,我以前只听希伦说你是一个无敌的战士,没想到你还是一个使用灵能的大师。”

    威廉边走边回道:“恐怕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一个擅长使用灵能的人。再说了,这个时段灵能还能用吗?”

    多芙讶然道:“哦!我忘了魔网已经断接,这么说你不是用灵能来驱动你的‘飞翔的快刀’呀,那你的刀怎么会自己飞的?”

    威廉笑了笑道:“这是我自己的私密,我不想告诉你。”

    多芙像个少女一样轻哼了一声“小气”,然后两个人就迎面遇见了一个奇怪的家伙,那是一个长着昆虫的脸,却像人类一样披着宽松的长袍直立行走的怪物。

    ————————————防盗线——————————————

    秋水刀就像一条自由自在的游鱼一般在怪物中间穿行,它的每一次攻击都如同刮痧一般只在怪物的表皮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但造成的战果却出人意料的丰硕。

    原因只在于秋水刀那独特的切割灵魂特性,会对受害者造成远超正常的身体伤害的疼痛。那些被突如其来的痛苦给灌满了所有的思维的倒霉蛋却忘记了它们所身处的环境,它们在猝不及防之下不由自主的放松了对陡坡一般的地面的抓扶,然后它们就像被抛弃的石块一般跌落,岩浆或许将会是它们唯一的归宿。

    也有意志比较坚定的怪物承受住了剧痛的袭扰,它们暂时没有跌落,依然凶狠的扑向威廉和多芙。只可惜,当威廉控制秋水刀对它们进行了连续的刮痧攻击之后,它们终究还是跌下了无尽的斜坡,成为了山坡上不断翻滚的石头。

    并不是所有的怪物都看到了威廉和多芙从传送通道降落的场景,应该说绝大多数都没有看到,它们很好奇那片区域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蠢货玩死亡翻滚和特快跌落,难道有万事皆空会的疯子来焦炎地狱搞事儿来啦?

    在焦炎地狱这地界想要活的长久,最要不得的就是过于旺盛的好奇心。当威廉在多芙惊骇莫名的目光中清空了视线内的所有犯傻的怪物之后,周围终于变得安静了。

    那些幸存的比较有眼色的怪物心惊胆战的看着威廉和多芙这两个不速之客,当然它们的目光更多的时候却是落在了那条围绕着威廉灵动的盘旋的“游鱼”,那柄堪称噩梦一般的通灵战刀上面。

    威廉对着多芙微笑了一下,然后两个人踩着踏踏作响的地面,穿过那些惶恐不安的怪物,向着某个方向攀爬而去。

    路上,多芙低声道:“威廉,你···你的战斗手段真是令我大开眼界,我以前只听希伦说你是一个无敌的战士,没想到你还是一个使用灵能的大师。”

    威廉边走边回道:“恐怕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一个擅长使用灵能的人。再说了,这个时段灵能还能用吗?”

    多芙讶然道:“哦!我忘了魔网已经断接,这么说你不是用灵能来驱动你的‘飞翔的快刀’呀,那你的刀怎么会自己飞的?”

    威廉笑了笑道:“这是我自己的私密,我不想告诉你。”

    多芙像个少女一样轻哼了一声“小气”,然后两个人就迎面遇见了一个奇怪的家伙,那是一个长着昆虫的脸,却像人类一样披着宽松的长袍直立行走的怪物。

    秋水刀就像一条自由自在的游鱼一般在怪物中间穿行,它的每一次攻击都如同刮痧一般只在怪物的表皮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但造成的战果却出人意料的丰硕。

    原因只在于秋水刀那独特的切割灵魂特性,会对受害者造成远超正常的身体伤害的疼痛。那些被突如其来的痛苦给灌满了所有的思维的倒霉蛋却忘记了它们所身处的环境,它们在猝不及防之下不由自主的放松了对陡坡一般的地面的抓扶,然后它们就像被抛弃的石块一般跌落,岩浆或许将会是它们唯一的归宿。

    也有意志比较坚定的怪物承受住了剧痛的袭扰,它们暂时没有跌落,依然凶狠的扑向威廉和多芙。只可惜,当威廉控制秋水刀对它们进行了连续的刮痧攻击之后,它们终究还是跌下了无尽的斜坡,成为了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