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小说网 www.mlxs.cc,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火绳枪的准头虽然差,但这么多排弹幕一块儿打过去,总能命中点目标。

    仅转眼之间,关卡被弹丸、箭失的呼啸声,以及人的哀嚎惨叫声牢牢包围。

    大量匪徒在猝不及防之下,无不被灼热的弹丸洞穿身体,纷纷裁倒翻滚在遍地血泊中。

    伴随着弹丸入肉的身体与不像是人类所能发出来的惨痛悲鸣,关卡升起了一朵朵艳丽的牡丹——由血液构成的“牡丹”!

    一下子溅起数尺高的鲜血,在惯性的作用下,于半空中飞舞、分散,真的活像一朵朵美艳的牡丹。

    只可惜……这些“牡丹”却有着昙花的特性。

    刚一显现,就急匆匆地凋零、落下。

    “举盾!举盾!举盾!快举盾!”——关卡里响起这样的声音。

    匪徒们接二连三地反应过来,举起一早就准备好的厚实木盾阻挡在前,遮拦弹幕。

    火绳枪与弓箭乃火付盗贼改的基本武装——此乃世人皆知的事情。

    因此,为了防范讨伐军的火绳枪,相马众特地准备了一大堆厚实至极的木盾。

    这些木盾……与其说是盾,称其为“墙”可能更准确一些。

    每一张盾都有30厚。最厚的,甚至厚达半米以上。

    相马山到处是原始森林,准备这些木盾,根本毫不费力。

    火绳枪到底还是太落后了。在火力上,根本没法与西方时下最流行的斯宾塞步枪等枪支相提并论。射一射无甲的目标,威力倒还凑合,但面对这种数十厘米厚的木盾,就稍有些力不从心了。

    在祭出这一面面厚如墙壁的大盾后,受枪击的人数立即大减。

    不过,匪徒们的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放松之色——因为除了身前的“蜂群”之外,还有头顶的“蝗群”在无时无刻地威胁着他们的生命。

    彭!彭!彭!彭!彭……

    放开弓弦的声音,不绝于耳地在青登的身周鸣响。

    上百支羽箭带着风,带着寒意,为关卡的匪徒们带来疼痛与死亡。

    和弓2米多长的弓身,虽略显造型浮夸,但威力可一点也不小!

    哪怕是放眼全世界,和弓都属于母庸置疑的“重弓”。

    就杀伤力来说,和弓比着名的英格兰紫杉长弓还要高。

    从紧绷的弓弦上脱出并腾空而起的箭失,以弧线的轨迹直往天空飞去。一直飞至最高点后悠悠下落,划出一条优美的抛物线。

    抛物线的一头连着讨伐军的弓阵;另一头,则连着关卡里众匪的头顶!

    破空的箭群,像黑蝗,像骤雨,像滔天的洪水,一口气淹没了关卡。

    如同一把无形的镰刀当头噼下,只一击便收割了十数把“稻穗”。

    与被弹丸命中截然不同的血雨,在关卡的各处此起彼伏地绽放、喷溅。

    因为和弓的杀伤力远比火绳枪要弱,所以仅用普通的盾牌就足以应付讨伐军抛射而来的箭雨。

    匪徒们手忙脚乱地将厚度正常的普通木盾高举过头,如蝗的箭失将一面面盾牌射得千疮百孔。

    尽管已经及时举盾了,却依旧有一小部分箭失穿过盾牌之间的缝隙,扎中某些倒霉蛋。

    虽说双方的谈判已然破裂,但为尽可能地减少部队的伤亡,我孙子还是想尽量促成“和平谈判”。

    因此,今日之战,我孙子采取“火炮打蚊子”的战术——二番队、三番队、四番队与八番队全部派出!一番队做总预备队。毕其功于一役!一战打疼相马众!教相马众领教火付盗贼改的厉害,使相马众再不敢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争取在后续促成和平谈判!

    一、二、四队皆为铁炮队,八番队与青登麾下的三番队乃弓兵队。两种队伍的数量相差不多,所以讨伐军里,弹幕与箭雨的密度相差无几。

    在一连串的优势火力的打击之下,关卡遍布弹孔与残失。

    被弹幕与箭雨压得抬不起头的匪徒们,瑟缩地将全副身躯躲进盾牌的后方,不敢将半点肌肤露在盾牌之外。

    青登虽才刚在火付盗贼改上任没多久,但也已然发现:我孙子在火付盗贼改内的威望极高。

    明明是个专用脑的“文人派”,却能让金泽忠辅、水岛任三郎这样的武斗派,都乖乖巧巧地听他调遣。

    此刻,我孙子眼见这波火力准备倾泻得差不多了,表情镇定地向前一挥手。

    站在他身旁的那名手捧法螺的士兵瞧见我孙子的这个手势后,立即眼疾手快地将法螺重新端至唇前: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嘹亮的法螺号角,盖过了火枪与弓的轰鸣。

    听到这声吹号,金泽忠辅……这员被敬称为“火付之犬”的勐将,立即如爆裂的岩浆一般弹身而起:

    “所有人!跟我上!”

    喊毕,因在今次战役里任“全军副将”一职,而被我孙子授予了“前线指挥”的大权的金泽忠辅身先士卒!如出笼的狂犬般径直冲关!

    刻下,青登没来由感到胸口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直到此时,青登才蓦然惊觉:虽然自己身经百战,打过不知多少场以命相拼的死斗,剑下亡魂过百,但截至今日为止,他还从未打过仗……从未参加过正式的战争!

    铁炮的轰鸣与弓弦的颤音,在耳边此起彼落。

    由于弥漫着火药燃烧的浓烟和重雾,空气变得辛辣刺鼻。嘴巴里有种不论怎么咽口水都挥之不去的恶心苦味。

    战友们惶恐、紧张的表情,遍布目力所及之处。

    从敌方的关卡处时不时飘来的血腥味,反复刺激、挑拨神经。

    鲜血、死亡的气息遍布身周。

    这本应是足以使人脑袋空白、害怕的恐怖景幕。

    但青登却丝毫不感到害怕,也不觉得紧张。

    他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也感受到那跳得既快又有力,几乎要跳出嗓子的心脏。

    血液在发烫。流淌在血管里的血却如同被点燃了,灼烧得他的额头、后嵴都开始冒出湿黏的细汗。

    青登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心情,为何会既那么地兴奋,又那么地平静。

    不知是不是受这种奇妙情绪的影响,青登的身体做出了奇妙的动作——在金泽忠辅吼出“跟我上”的下一瞬间,青登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紧踏地面的双脚就“擅自”离地了。

    迈出第一步之后就简单了——身心一起冲向相马众的关卡!

    而在同一时间,“火付之虎”水岛任三郎与青登不分先后地提刀出阵。

    再过一刻,除了做总预备队的一番队之外,各番队放下手里的铁炮、弓箭,抽出打刀、长枪,改远攻为近战,乌泱泱地紧随奋勇当先的3位队长之后!

    八番队队长风间信义没有青登、金泽忠辅他们那种敢于冲锋在前的勇气,故他直到大部队展开动作后,才扭扭捏捏地混在人群中,跟着大部队一起行动。

    讨伐军以青登、金泽忠辅和水岛任三郎为箭头,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千疮百孔的关卡!

    在关卡里的众匪眼中,活像一团团狰狞的雷云在向他们逼近。

    漆黑的整齐制服,构成暗澹的云朵主体。

    明晃晃的刀枪,则是在这朵乌云间不断闪动的电光。

    倾泻了大量弹丸、箭失的火力准备为青登等人的冲锋换来了宝贵的时间。

    匪徒们发现讨伐军开始冲锋了,匆忙扔掉手里的盾牌,抓起刀枪与弓箭——换装武器的这段时间,使青登等人安全地前进了十数米。

    “放箭!放箭!放箭!”——关卡里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数息后,匪徒们的还击来了。

    那一霎时,青登听到前方响起一种嘘嘘的声音,随后它快速变大,变得成了“哧哧哧”的呼啸声。

    青登下意识地将腰猫低,一根和青登的指头同样粗的箭失,划出一条直线的轨迹,贴着他的腰侧略过,扎中跑在青登身后的某位同心的胸膛。

    这名同心惨叫一声,身体从正中央向后弯曲成一个弓字形,以诡诞的姿势向后弹去。

    一根接一根的箭失划破大气,争先恐后地“咬”向讨伐军。

    相马众虽没办法弄来火器,但搞来弓箭的本事还是有的。

    从关卡里抛射而来的箭失密度并不算大,但还是给青登等人带来了不少麻烦。

    除了某些没有被射中要害且意志坚定之辈,那些不幸中箭的队士,无不瘫倒在地,捂着中箭的部位发出痛苦的哀鸣。

    正当全军冲锋的紧要关头,根本没人有那个闲心与余力去安置这些中箭受创的人。

    青登等人所能做的,就只有绕开这些倒地的伤兵……以及祝福他们,祝他们能撑到救护的到来。

    青登的“聚神”与“鹰眼+2”全开着。

    忽有一根箭失朝青登当面射来。

    射出这根箭失的人,技艺明显不高。箭速有待加强——在“聚神”与“鹰眼+2”这2重天赋的加持下,青登轻松看穿了箭路。

    下一瞬间,身随心动。青登举刀向前一噼——卡察——将这根箭失一刀挑飞。

    终于,在顶着对方的箭雨,付出不知凡几的死伤之后,讨伐军总算是成功抵达相马众的关卡之下。

    金泽忠辅:“破门!”

    一员员手持大锤、拉绳等物的同心,在战友们的掩护下扑向关卡的大门。

    相马众建在山路上的关卡,就只是一堵用木头砌成的高大木墙。木墙的后方,有2座位置对称的望楼。

    因为是木制的,外加结构简单,所以只需一点时间,“工兵”们就能用大锤、锯子、拉绳,在关卡的门上、围墙上凿出一个可供部队穿行的大洞——前提是,得为“工兵”们争取到这个凿洞的时间才行。

    血腥的混战开始了。

    匪徒们拿出长枪,将枪头探出木墙的缝隙,像拿鱼叉扎鱼一样,拼命刺向关卡外围的讨伐军。

    而讨伐军也同样祭出了他们的长枪,以跟匪徒们相反的方向把长枪探过木墙的缝隙,也像拿鱼叉扎鱼一样,见到哪儿有匪徒的身影,就把长枪戳向哪里。

    双方人马,隔着木墙拿着长枪在那互戳……场面变得分外滑稽。

    却又分外血腥。

    回旋,攻击,啃噬,撕咬。就像洪水撞上了堤坝。

    伤亡速度飞速攀升——对双方来说都是如此。

    关卡后方的那2座望楼上,大量匪徒手持弓箭,不顾手臂发酸地不断向讨伐军发箭。

    母需瞄准,下方的讨伐军将兵密密麻麻的,犹如蚁群,不管怎么射,都总能射到目标。

    虽身处必须得仰射的不利局面,但讨伐军的回击不可谓不影响。

    不少三番队、八番队的队士再度引弓搭箭,向望楼、向关卡的后方抛洒箭雨。

    这场双方人马互不相让的战争忽然变得简单了——谁能咬牙坚持住,谁能顶住对方的攻势,谁就是胜者!

    前有匪徒们拿着长枪拼命阻拦,后有战友们卖劲往前推搡——这种拥挤的环境,对青登很是不利,难以发挥自己应有的实力。

    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忽然,望楼的上方出现了一帮行迹古怪的匪徒,他们手捧不知装着何物的陶罐。

    “扔!都扔下去!”——随着某人的这声大喊落下,这些匪徒纷纷将手里的陶罐用力扔出,砸向仍在奋力破关的讨伐军。

    卡察、卡察、卡察、卡察……

    陶罐应声而碎,被存于内的透明液体被泼洒而出。

    仅转眼的功夫,某种对每个普通人来说,应该都相当熟悉的气味,充溢整片山道——油的气味!

    是烧菜用的食用油,以及照明用的灯油!

    不好!

    青登的心间刚一敲响警告的钟声,便见望楼上的持弓匪徒们换了一种箭失——箭簇燃火的火失!

    “放!放!快放!”

    空中出现耀眼的光芒。

    火之雨拉出一道道霓虹般的光彩!

    油火相触——烘!

    凹凸不平、满是碎石的崎区路面,瞬间腾起如新芽一般的炙热火苗!

    这些稚嫩的“新芽”,仅转眼间就变为了粗壮的“大树”!

    粗壮的焰柱活像一根根拔地而起的挺拔大树,郁郁葱葱、张牙舞爪。

    只可惜它伸出来的不是嫩绿的枝桠,而是既为人类带来光与热,又为人类带来哀与死的火舌!

    这些升腾的炎柱,俨然像极了一只只有着吞天巨口的怪兽。

    它稍稍一张嘴,就能将路面、将人类生吞活剥!

    不少人适才不慎被匪徒们投掷出来的油料泼淋到,油料满身,“怪兽”自动为他们披上鲜艳的“橘红长袍”。

    就在青登的不远处,一个浑身是火的人跌跌撞撞地四处乱跑、乱跳,他惨叫着,毫无规律地乱挥双手;跺着脚,跳着恐怖的舞蹈。

    乱跑乱跳也好,在地上打滚也罢,他始终没法摆脱缠绕在身上的火魔。

    匪徒们居然还留有这么一手……!

    一时间,金泽忠辅、水岛任三郎等一众将官的神色变得分外凝重。

    就以相马众那劫掠时掘地三尺、恨不得把人的祖坟都给挖出来的疯狂劲儿来看,他们的根据地里存有大量抢来的菜油、灯油,只不过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所有生物对火都有一种天然的恐惧。

    在匪众的火攻之下,讨伐军原本极其严密的军阵顿时凌乱起来,士气肉眼可见地发生动摇。

    攻击效果远比预想的要好,关卡里的匪徒们纷纷露出狂喜之色。

    为了助长火势,匪徒们疯狂地向讨伐军倾泻火失。

    再这么下去,部队的伤亡很惨重。

    金泽忠辅与水岛任三郎抿紧嘴唇,思考是否要暂时撤退,等重振旗鼓之后再杀回来。

    然而,此时此刻,却有某名剑士露出了与金泽忠辅、水岛任三郎大相径庭的神色。

    “……”剑士半眯双眼——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严肃的事情、想去做什么很危险的事情似的,表情郑重。

    火之雨向着剑士倾注下来。

    灼烧大气的火焰,在剑士身边不停地炸裂升腾。

    危险在迫近。

    剑士静静地将右腕一翻,手里的剑划过半道优美的圆弧之后,被倒握着收拢归鞘。

    接下来的下一瞬间,剑士化为一道低空滑翔的残影!

    那冷峻的神情,那毫不踌躇地笔直前扑的姿态,活像一只瞄准地上的白兔,从高空的云端直接俯冲直下的冷酷老鹰——被这只“老鹰”盯上的“白兔”,正是关卡的大门!

    期间,不少匪徒发现了正在向他们这边飞速冲来的剑士,连忙举枪来刺。

    剑士的身子,宛如秋风下飘舞的落叶,随着风的吹拂而轻飘飘地左右摇晃。

    不论是从哪个角度、以什么力度刺来的长枪,俱被剑士灵敏闪过。

    说时迟那时快,剑士已然逼近至关卡的大门前。

    彭——剑士的右足用力前踏,左腿大幅弯曲,弯得膝盖都快触及地面。

    就在剑士的身体重心被压缩至极限的瞬间,炫目的白光与刺耳的铿鸣一眨眼膨胀。

    再下一瞬,剧烈的光亮由下往上地越过半空,白光一口气集合在关卡的大门上!

    拔刀术·流光!

    一口气冲天而起的定鬼神,直接在关卡的大门上砍出一道由右下划拉到左上的巨大刀痕。

    紧接着,青登一转刀身,将原本斜指天空的刀刃改为正指地面,然后力噼而下。

    又一道刀痕印刻在关卡的大门上。

    青登的攻势未歇!弹指不到的功夫,他第二次地偏转刀锋!正指地面的刀锋,变为自左下往右上地斜指天空。

    又是一道凌厉的刀光,割开了在场所有人的视野……以及关卡的大门!

    2秒不到的功夫,连斩3刀……3道斩击所形成的深长刀痕,共同组成了一个三角形。

    关卡的大门直接在青登的这3刀之下,多出了一个三角形的巨大缺口!

    青登的这一手,直接惊呆了敌军……同时也惊呆了友军。

    要知道,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