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小说网 www.mlxs.cc,氏族·淬薄鳞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路尘抽出信封中的其他两张纸,一张画着清语的素描像,除了外貌特征的描述外还写了一句“火种在这只幼年精灵身上”,另一张上边则画着艾薇拉的素描像,同样有描述了艾薇拉外貌与特征的文字,并提及了一件能够解开路尘疑惑清语面对血腥场面却能保持淡定的事,描述中明确指出艾薇拉是一名狩猎夜神教教徒的猎人。

    路尘看完后将信件塞回信封,随手扔进了篝火中,“看来法兰西斯已经回归了。”

    路尘还翻到了一本小本子,随便翻看了两页后他断定这是光头的日记本,内容十分简洁,记录了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对什么人物执行了火刑,并写下了他愉悦的心情,如果阅读者不知道光头是恒火教的一名祭司的话,大概会觉得日记本的主人是一个脑子已经出问题的纵火狂,内容太过简单并缺乏相关的信息实在容易误导阅读者。

    “嗯……”清语发出奇怪的呻吟声。

    路尘抬头一看,发现这小家伙脸色发青,抱着自己的酒壶在吐舌头,他便借机取笑清语,“你以为是水果味的淡酒吗?谷味这么大你闻不出来吗?”

    清语抓起身边的水壶向路尘砸去,路尘接住投来的水壶时明白了,水壶空了,兔汤也还未炖好,而自己在认真看信件,“我很高兴你这么懂事没有打扰我,但有什么事要立刻说,该矜持的地方不矜持,不该矜持的地方反而变得拘束起来了,客气不是氏族之人之间该有的礼仪。”

    清语歪了歪脑袋。

    “你是卖萌还是听不明白。”路尘问。

    清语摇摇头。

    “算了,你在这待着,我去弄点水。”路尘看了眼静静平躺在篝火边的女孩,对清语说,“陪她说话试试?”

    清语不乐意地鼓起小嘴,她识破了路尘的小心思。

    女孩就跟丢了魂一样,路尘试过和她说话,没有一点反应,身体也软绵绵的,往嘴里塞点食物或水倒是会往下咽。路尘没发现女孩的身体有什么异常,倒是发现了女孩的构式中有部分链接出现了障碍,问题出在了灵与魂的链接上,这不是他能用手头乱七八糟的方法能解决的问题。

    对于尘隼说他情商低一事他是从没有反驳或辩解过,所以由剧烈情绪引起的问题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即便是以构式学识发家的氏族对此类问题也仅仅能猜测出发生的原因、找到发生问题的地方,这数千年下来没有任何一个传承者能找到任何安全的解法,因为涉及到灵的构式修改的研究与尝试均被禁止。

    虽说如此,理论上的解法还是有的,只是不安全,成功与否不是看路尘,而是看女孩自身。

    路尘忽然想到了些什么,他想起自己也曾在养母去世后像女孩这样逃避过,他逃到了牢房中,背对燃烧的巨树,在被烧红的锁链所束缚的野兽身旁抽泣,他记不得是谁把他带离牢房,也许是自己救了自己也说不定,这也是他以“能否自救”来判断一个人强弱的由来。

    路尘用魔力造出绳索和水桶,然后系在一起将桶扔进水井中。路尘发现自己确实很懒,对“火”的依赖很严重,如果是在禁食期间他能因自律而忍受住“饥饿”,会去找找绳索和容器,而现在索性就直接用魔力来方便自己,连同炖兔子的锅都是用魔力造的物品。

    当然,兔子是路尘用魔力召唤了一只猎鹰去抓来的,绝不是跟猎鹰一样都是魔力生物,可以放心食用。

    路尘想起了一个能够吃熟食的好方法,这自然还是得用魔力来解决,只需单纯制造热量就可以跳过“火”这个概念,不过为了不让清语察觉到些什么,他对这个法术做了伪装,使篝火的火焰看起来和普通的火没什么区别,只是花不少心思来编写术式。

    还有比创造一个没什么意义的术式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